會員中心

故事

 

【捐米伴老】六月份捐米報告─捐米伴老小編的心聲

 

「捐的不只是糧食,是社區安老、是文化傳承。」

 

我是個徹徹底底的都市囝仔,從小在都市長大。還記得小時候,甚至跟爸爸媽媽鬧過,說自己是都市人,才不要學台語,不要回鄉下老家。

 

但風水輪流轉,或者該說是現世報XDD,長大後的我竟然喜歡上了農村,更直接到了農村工作。而從小不學台語的後果就是,只能說著一口破台語,鬧出不少笑話。

 

在這份工作的一開始,我負責了幼兒園在地食材營養午餐計畫,要提供在地的幼兒園,在地農民種植的農產。對於當初不諳農事的我而言,心中充滿感動,覺得簡直是理想實踐:「太好了!就讓隔壁菜園的菜,移到圍牆另一側,微食物里程、農民免剝削、孩子們吃的開心。」

 

殊不知,代誌根本沒那麼簡單…。

 

在全球貿易體系運作下,各地物產愈來愈單一化。農民為了生活,必須去種植在這塊土地上產銷系統愈便利、收益愈好的作物。並且盡可能的規模化、效率化,才能讓自己好好養家。在這裡,農民除了種植了大量的水稻濁水米外,也種了許多芭樂、苗木、包白菜…。同時也有一些非常努力的年輕農民種植了產銷履歷的小黃瓜、番茄等等作物。可是營養午餐天天吃,芭樂雖好吃,但總不能天天吃芭樂(老師開玩笑說,小孩會吃到芭樂面XD)。小黃瓜、番茄雖安全,但也還是得有更多菜色變化。

 

這可怎麼辦呢?還好,後來我們認識了一群阿姆。阿姆們的菜園簡直是一片物種綠洲。對於阿姆來說,他們考慮種植的因素,經濟不再是主因,他們考慮的是自己喜歡吃什麼、兒孫喜歡吃什麼,自己種、自己吃,多的再拿出來賣,賺一點點零用生活費。

 

所以,在阿姆的菜園裡可以看到像是番黍(大家應該沒聽過吧?我也沒聽過),而這一開始可不是阿姆刻意種的,是小鳥到他的田裡大了便,結果,ㄟ,長出一株,阿姆想到小時候,他的媽媽都會用這個去做湯圓。於是他便把他留下來,和米一起磨粉做五穀米麩。或著田裡還會有,可能稍稍熱門一點,但我這個都市俗,以前從沒吃過的結頭菜、A菜心、豬母乳(馬齒莧)、粉鳥豆、甕瓜仔(越瓜)…。

 

而更厲害的則是各種作物盛產,到了愛物惜物的阿姆手中,從常見的菜脯、醃蒜頭、高麗菜乾,到少見的瓠瓜乾、油菜乾、菜豆乾、青江菜乾、花椰菜乾…,想的到的、想不到的,全都可以成為新的生命。

 

看著阿姆們他們一件件珍藏的壓箱乾物、漬物拿出來,我著實是大開眼見,有時都會覺得地表最強的生物非屬農村婦女不可。養兒育女、下田、燒飯、然後還可以把各種農產幻化出不同厲害的料理。

 

但也必須老實說,這幾年下來,我其實也送走了一些些長輩。有時候都會想說當長輩們逐漸凋零,這些傳統的農藝還可以留下多少呢?

 

而在現實中,農村青壯人口外流,但社福資源缺乏、照顧機能不足,讓許多老人家必須晚年離開熟悉的地方,移居都市依親;而若續留農村,要不兒女必須往來奔波,要不就得獨自面對生活中的各種不便。

 

如果、如果,能夠提供老人家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基礎資源,讓更多長輩可以在自己的原居地繼續好好地生活、自在地生活,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!

 

好好生活,就是文化,也才可能傳承。

 

捐米伴老計畫來到第六個月了,截至5/31為止,我們總共募集了3496公斤的米(詳見支持芳名錄),目前募集的數量漸漸不足了,還請大家持續的支持!!

 

 

→點此了解更多捐米伴老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