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中心

故事

「大家只知道雲林西螺濁水米,卻不知道彰化溪州也是重要糧倉。」巫宛萍忙著整理架上的米包,背後掛著成功旅社泛黃的價目表「一晚住宿四十元」,但這裡已經不接待旅客,而是推動尚水米的基地。

「尚水」是台語「最美」諧音,也表達對灌溉水源的敬意。六年前的溪州爆發「反中科搶水」,「要在莿仔埤圳挖涵管,吳音寧(詩人吳晟之女)擋住怪手」,年輕女孩巫宛萍、陳慈慧並非溪州子弟,因關心農鄉,都參與那年的護水。

「農村一直都不是良善的循環,為了提高收成,就要施用化肥。」陳慈慧感嘆:「送去外面賣,菜金菜土,農民就在資本社會載浮載沉。」

二○一三年她們成立溪州尚水農產公司,說服農民友善耕作,公司保價收購,「收成多少不會影響收入,提高農民契作意願。」

談到賣米初體驗,女孩們苦笑,「真的是兵來將擋!」採收過程沒將雜草清除,直接進到碾米廠,陳慈慧無奈兩手一攤:「就把人家的碾米機弄壞啦,不得已只能自己買機器。」

第二年契作面積太大,一下子種了十一甲地,巫宛萍苦笑:「舊的米還沒賣完、新的米又收成了,好在媒體報導幫忙,花了一年終於賣完。」

友善耕作成本高,尚水米是市價的二到三倍,靠親友捧場、企業認購都非長久之計,巫宛萍建立會員制度,北上鋪通路,「最大的是二四八農民市集,鋪貨到北部,也提高品牌能見度。」

「來農鄉其實一點都不浪漫!」但她們為何留下來,兩人互虧對方:「你就誠實的說是因為我吧!」兩個女孩彼此扶持,儘管偶爾吵架:「但我們相信能讓社會變得更好。」(撰文:郭逸君)

 

原始報導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realtimenews/news/266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