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中心

故事

7月中下旬 |整地

一期稻在6月底收割後,緊接著就要展開整地,準備二期稻的插秧,相較於一期稻前有三個月的準備時間,二期稻插秧前僅有一個月的時間,顯得緊迫的多,要做的事情很多:首先要晒田讓溼潤的泥土充分乾燥,在後續翻耕時能透透氣,也要讓稻草晒乾脆化以便打入田裡能順利腐熟,做為下期稻子的養分,經過粗整之後是細整,有些人還會在曳引機細整後再請水牛整平,因為水牛較大型機械重量輕,不會再輾壓出又深又大的痕跡(以免愈整愈不平),而且較小範圍的整平也比較仔細,然後還要施基肥,因為時間太短,常常面臨叫不到曳引機的窘境,或者兩次整地間隔時間太短,無法有效防治雜草而且稻草也來不及腐爛,但是作物生長不等人,雖然計畫趕不上變化,還是得努力完成!

 


7月下旬|插秧

今年溪州尚水在大暑後三日進行插秧,插秧後不久即遇到尼莎颱風來襲,風勢不大,但帶來不少雨量,由於秧苗尚小,農民們都很注意田間排水,並沒造成什麼傷害,反倒是雨後的烈日,和隨後的福壽螺及雜草讓人如臨大敵啊!

 

 

8月下旬|有效分蘗終期~幼穗形成期

插秧後已經過38天了,這次巡田順便拿出葉色板來比對看看,尚水的品種是台梗十六號,屬於中晚熟種的稉稻,葉色為第3級時,葉色屬於正常値,此表示稻株營養狀況良好,當葉色位於第3級以下時,顯示稻株營養供應略有不足,可較以往施肥量酌增氮肥以促進水稻生育;當葉色級數超過第3級或位於第4級以上時,表示植株氮素含量已稍高,肥料施用量應較以往施肥量酌減氮肥用量或不要再施肥,以免稻株營養過剩而發生倒伏或誘發病蟲為害,或使稻米品質因氮肥過高而下降。看起來契作的田區,水稻的葉色大部分都落在第3級,狀況不錯 哦!

 

 

9月下旬|孕穗~望花

9月中旬時,田裡的稻子進入孕穗期,紛紛大肚了,緊接著就是抽穗開花,稻子的花小巧可愛,是藉由風力傳播的,稻子開花的時期,農夫們都不輕易進入田間,深怕碰壞了這些小花,如果這個時期遇上連綿不絕的雨或颱風來襲,都會使授粉不良,到時候會造成很多空包彈,所幸今年老天爺疼惜,算是安然過了這關了。

 

 

10月中下旬|灌漿

隨著時間的推移,稻子也慢慢的成長到了可以看見滿田金黃稻穗的時期了。但是…


尚水米每年二期稻作,不管哪一期,我們都會先做好被大自然考驗的準備。然而,這一期稻子從大肚到開花結穗的過程,既沒有颱風來攪局,沒有大風也沒連續性的大雨,甚至晴朗的有點過了頭,連一點風都沒有,這樣的超好天氣,幾乎連續了三週以上,十月初巡田時,看到整片挺立的稻桿、潔白整齊的稻花,心情上鬆懈了下來,心想:「難道天公伯打算不考驗我們了嗎?」。

 

想不到經過十天,我再次去巡田:「這…這…這…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!」,巡了所有田區,幾乎每塊田區部分的稻穗都出現焦黑甚至整穗空包彈的現象;既沒有從基部斷掉,那應該不可能是二化螟,可會是稻熱病嗎?我心理想著、猜測著。

 

於是,我去請教了有幾十年種田經驗農民前輩,他也說幾乎沒見過這樣的現象。我們一起到田區,他指著稻桿:「是有點像,但是你看,吊弓(台語)的話(意指:穗稻熱病),頸部不是會枯乾嗎?但是這些稻子都好好的啊」。

 

我們討論了半天,推敲出的結論─應該是「授粉不良!」。那,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授粉不良呢?
阿伯說:「可能是某種蟲吃了稻花吧?」

 

我說:「會不會是抽穗開花期的高溫造成的呢?以前好像也沒發生這種蟲害啊?」

 

討論好一番,經過我去請教水稻病蟲害的專家,得到的答案是稻細螨在幼穗形成期,危害花穗造成空穗及嫩莖造成傷口引起葉鞘腐敗病。但是我們這也是後事之師了,不能改變什麼,畢竟農民就是順應天氣、自然因素靠天吃飯的。

 

至於今年二期因為黑米存量不夠,我們部分田區也種植了黑米,其中有些黑米田區更是出現有如麥田圈的景象,翻翻欉腳,果然是「著苔」了(台語,這裡指褐飛蝨,農人常用來形容蚜蟲、粉蝨等小型害蟲危害貌)。雖然這算是二期黑米會遇到的狀況,多少有一些心理準備,但是在這之前,不管是作物或天氣都很好啊!萬萬沒有想到如此嚴重。

 

田區種植方面,我們已經加大行株距,秧苗枝數也減少了,也沒拼命施肥,至今離收割日已不遠了:「這樣看來也許我們會順利過關吧?」。然而,老天終究並不打算獨厚我們,這次帶來沈重的教訓─教訓我們對待自己的作物不夠細心、不夠了解、不夠謹慎。

 

面對這樣的情形,慣行農法的操作,大概還是可以噴藥來挽救;但是溪州尚水米是採取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,當然不可能去噴藥來解決,所以尚水農民能做的,已微乎其微,不過我們還是有努力利用控制田間溼度,希望能延緩損害擴大的速度。

 

這時,只能安慰自己,天公伯這是在教我們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課題─「要知天命,然後放下!」

 

 

11月中旬|收割

報告!溪州尚水米已全數收割完畢!


慢冬的穀子熟的慢,令人等的好心焦,農民們又紛紛照三餐打來問何時收割?再加上這期因為稻細螨及葉鞘腐敗病使稻稈及稻穀的水分快速抽乾,導管失去吸水的能力,為了怕穀子太乾,品質會受影響,又不得不早點收割。 總之,因為這期稻子早了點收割,穀子水分含量多,濕度太高,得多付出二成多的烘乾費,整個大失血!然後稻穀嚴重失重,折穀率較正常值低的多,等於收購同樣重量的穀子,卻得到更少的穀子。 早割得到這樣的結果,可是晚割冒穀子品質變差的風險,也不見得比較好吧?似乎怎麼決定都不能令人滿意,再度上演天人交戰的戲碼!是說,可不可來一次完勝的二期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