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中心

故事

尚水米每年二期稻作,不管哪一期,我們都會先做好被大自然考驗的準備。然而,這一期稻子從大肚到開花結穗的過程,既沒有颱風來攪局,沒有大風也沒連續性的大雨,甚至晴朗的有點過了頭,連一點風都沒有,這樣的超好天氣,幾乎連續了三週以上,十月初巡田時,看到整片挺立的稻桿、潔白整齊的稻花,心情上鬆懈了下來,心想:「難道天公伯打算不考驗我們了嗎?」。

 

想不到經過十天,我再次去巡田:「這…這…這…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!」,巡了所有田區,幾乎每塊田區部分的稻穗都出現焦黑甚至整穗空包彈的現象;既沒有從基部斷掉,那應該不可能是二化螟,可會是稻熱病嗎?我心理想著、猜測著。

 

於是,我去請教了有幾十年種田經驗農民前輩,他也說幾乎沒見過這樣的現象。我們一起到田區,他指著稻桿:「是有點像,但是你看,吊弓(台語)的話(意指:穗稻熱病),頸部不是會枯乾嗎?但是這些稻子都好好的啊」。

 

我們討論了半天,推敲出的結論─應該是「授粉不良!」。那,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授粉不良呢?

 

阿伯說:「可能是某種蟲吃了稻花吧?」

 

我說:「會不會是抽穗開花期的高溫造成的呢?以前好像也沒發生這種蟲害啊?」

 

討論好一番,阿伯算是贊同我的猜測。但是我們這也是後事之師了,不能改變什麼,畢竟農民就是順應天氣、自然因素靠天吃飯的。

 

至於今年二期因為黑米存量不夠,我們部分田區也種植了黑米,其中有些黑米田區更是出現有如麥田圈的景象,翻翻欉腳,果然是「著苔」了(台語,這裡指褐飛蝨,農人常用來形容蚜蟲、粉蝨等小型害蟲危害貌)。雖然這算是二期黑米會遇到的狀況,多少有一些心理準備,但是在這之前,不管是作物或天氣都很好啊!萬萬沒有想到如此嚴重。

 

田區種植方面,我們已經加大行株距,秧苗枝數也減少了,也沒拼命施肥,至今離收割日已不遠了:「這樣看來也許我們會順利過關吧?」。然而,老天終究並不打算獨厚我們,這次帶來沈重的教訓─教訓我們對待自己的作物不夠細心、不夠了解、不夠謹慎。

 

面對這樣的情形,慣行農法的操作,大概還是可以噴藥來挽救;但是溪州尚水米是採取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,當然不可能去噴藥來解決,所以尚水農民能做的,已微乎其微,不過我們還是有努力利用控制田間溼度,希望能延緩損害擴大的速度。

 

這時,只能安慰自己,天公伯這是在教我們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課題─「要知天命,然後放下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