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中心

書店

亞當和夏娃偷嚐禁果後,便用無花果樹寬大的葉子遮掩身體,這來自古老的傳說。鹹甘甜~鹹甘甜,大家肯定吃過無花果乾,吃下去口水也會流的那種,但從未真正看過他的真面貌。所以當我們得知溪州鄉水尾村有人種植,心情可是很雀躍想一探究竟!殊不知,顛覆了對無花果的印象。

 

鐘順禹,水尾村人,現為西螺東南國中的自然老師,同時也是反彰南產業園區自救會的總幹事,我們都稱呼他為「鐘老師」。臉龐稚氣,不假思索的評論一件事情,感覺他好像也是甚麼都不怕的人,甚麼都願意試試看的人。在台灣,會將從事農業做為往後的生活選項,通常都是落在退休後的人,才開始有時間有金錢無負擔地做農,所以經常看見退休的人員返鄉居住且種(養)植。像鐘老師這樣提早度過退休生活,某種程度他也想即刻將人生落實在農業上,正以半農半X方式在籌畫執行他的人生。

 

農委會近期推動的「黃金廊道」,鐘老師爸爸的田區,正好在區域範圍內,鐘老師同時因緣際會接觸到二崙的有機無花果產銷班,開啟他農夫人生,從去年開始搭建溫室,10月秋季扦插無花果植栽。照料過程中,無花果的病害,比較擔心的是鏽病,葉子上一旦出現其病害就會影響植栽的光合作用,嚴重會導致整株會營養不良;必須靠一些苦楝油、窄域油等有機資材防治。種植初期會遇到金龜子紛飛產卵到植栽根部的問題,因未孵化後的金龜子寶寶會去啃咬無花果根部,鐘老師一家人常常在下班下課或是假日休假期間,拼命的抓金龜子。目前果園裡有近230顆的植栽,約在每年6-11月採收,同時也申請到中華有機農業協會的轉型期的認證。

 

我想,下班後最忙的老師,想必是鐘老師了吧,農忙總是攜家帶眷的,一家人都撩落去。師母很細心的跟我們介紹果園裡的一切,看著她白皙雙手因碰觸到無花果的一種會使人小灼傷的汁液,所留下的痕跡,真是不簡單;大小兒子則在無花果園裡開心奔跑,打開他們敏銳的雷達,看看哪裡還有無花果可以吃:「媽媽!!!媽媽!!!這能吃了嗎?我想要吃….」,結果吃最多的是鐘老師這兩位寶貝長工,摘下後還來不及盛裝擺盤,已經放進肚子好好保存了,將全家用心照顧的甜美果實吃下肚,讓人多心滿足阿。無花果吃起來的口感,像是甜柿與水蜜桃的結合,甜份可以到達16度,多汁以外也相當的甜,相當的好吃!

 

看見樹上結實累累的青綠無花果,心裡總期盼它翻紅轉甜的那一刻;就像我們看待溪州這片良田一樣,總希望能夠翻轉她的生存價值,會是甜美而被擁護的,而不是被貶低而無法生存,讓更多人更重視台灣的農業環境。水尾村,面臨焚化爐的影響、工業進駐破壞良田的議題,鐘老師本身為自然科教育者,以身作則的投身在土地抗爭、環境保護的行動裡頭,忙到不能在忙,也要帶著全家一起來做。其實我們心存感謝,謝謝這樣護田使者能夠奮力打拼!

 

讓我們一起來期待那收成時刻!